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霜剑如歌历史博客

谈发展寻路径+讲历史探文化+论社会抨不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论潇洒--谈谈情歌的写作  

2007-08-18 21:36:12|  分类: 2应用写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做人本该是潇洒的,可偏偏就有潇洒不起来的时候。正别恨离愁之时就潇洒不起来。如古诗所云:除了长亭是短亭。又云:多情自古作别离,再云:人生无奈是别离!古人早就发过这样的概叹,于是离别诗就成为唐诗中一大主流篇章。

    对离别能看开的就会:“天涯若比邻”,小度点就会“白发三千丈,缘似愁个长。”
    做歌也是如此,也应该唱出胜利者的骄矜,也如刘邦的所歌的“大风歌”,要有点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力度。可是胜利者,总是踏着失败者的尸体胜利的。

    那些失败者,有如西楚霸王就只能摔破酒爵,仰天概叹出:时不得兮,骓不逝的长啸,最后还不能不考虑一下身后之事,还要问一下自己的爱姬后路,显现出英雄末路美人迟暮的落寞与无奈。

    迟暮是自然性的不可抗拒,而无奈则是社会性的不可抗拒。体现着生离死别的力度与厚度,照亮了英雄的最后之路。

    可今天的情歌恰恰不愿写离愁别恨,也就少了点应有的浓度,让人感觉不出醉人的醇香来,流俗也就不可避免了。通俗也不意味着媚俗,还是有点感情的浓度为好,基于此才有了这首《新垓下歌》系列小歌,以此增加一点生活情感的厚度。请看在下写作的“情歌N首”中的部分情歌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2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